谁跟你是好姐妹

最近过的日子像模像样,学的也是直陈式现在时云云。美中不足是热。一晃神功夫脸就蒙上了一层细密的汗,太阳一晒又像是麻密针脚,扎的生疼,是要扎到肉里去吗?随意,随意。别的东西我也有,只不过这皮下组织,倒是鲜被牵挂。不如我给你扎几下,你把她给我带来,也让我看看短头发是什么样子。算了,晚上得好好睡。

人们说那天有满天的佛光。于是神启结束了,新生活也结束了。整片大地又重新坠入到无尽的黑暗中去。

梦。

——这不是最近经常做梦嘛。
       嗨,也不是什么完整的,我就随便说说,你别不愿意听就行。
       啥呀,我怎么就无聊了,我这还没讲呢。
       啧,你这个人吧,一点耐心都没有。行了行了,不稀得跟你说了。
       你看你,我要走你又拦着,你到底是听是不听啊?不听我可走了。
       行,既然你愿意听,我就给你讲讲。